0p15l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 愛下-969、爸爸和爸爸(求月票)熱推-6b0ih

我真沒想重生啊
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
梁美娟这个电话打了十多分钟,她的表情也变换了很多次,有时在低声感慨,有时露出会心的笑容,有时还会生气的瞪一眼陈汉升······
老陈父子俩都是人精,大概都能依靠梁太后的表情变换,勉强猜出谈话的内容,比如说她瞪眼的时候,一定是说起沈幼楚和萧容鱼同时有宝宝的事情。
但是不管怎么说,依靠莫二妈的出手帮助,照顾沈幼楚的问题终于得以解决了,梁美娟也能踏踏实实在这里守着小小鱼儿出生。
接下来的两天时间,大家都慢慢适应这种生活了。
陈汉升总之是24小时在医院,偶尔有需要审阅的材料,聂小雨也会特意送来签字;
四位父母原来说是轮流照顾,其实他们都不想离开,好像只有呆在医院里才会安心。
陈岚的精力最旺盛,小鱼儿睡醒了,她就去和小鱼儿嫂子说话;小鱼儿休息的时候,她或者玩手机,或者和边诗诗聊天,总之嘴巴没有一刻停下来的。
“你一直在这边,学校里不要上课的吗?”
老陈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“知识可以补回来,但是错过小小鱼儿的出生,你们谁补给我?”
陈岚振振有词的反驳。
“那考试咋办?”
陈兆军冲着陈汉升努努嘴角:“你哥以前高数12分,你别破了他的记录啊。”
“我不会的。”
陈岚把拳头握在手心,“凶狞”的说道:“我和室友说过了,挂一科杀一个室友,如果还想存活于这个美丽的世界,考试前两周自己想办法帮我及格!”
“好家伙。”
陈汉升在旁边嘲讽道:“不是八人寝的宿舍,我猜都不够你杀的。”
高干楼里的医生护士听着兄妹俩吵架斗嘴,也是忍不住捂嘴轻笑。
原来陈董私底下就是这么幽默,并不是公开场合故意立下的人设,而且他说话也没什么架子,还主动表示果壳电子里有很多未婚青年,积极的帮护士们“牵红线”。
本来大家都以为陈董是开玩笑的,结果他真的让人把果米研究院那群“高学历、高收入、0恋爱次数”工程师照片发过来了,大手一挥让护士小姐姐自己挑选。
这个举动对陈汉升来说没啥成本,反正也就是打发个时间,不过在这些医护人员的心中,陈董的形象无限拉高。
既能大方的给红包,相处时又平易近人,大家几乎都忘记陈汉升的身份了。
不过等到晚上的时候,副院长亲自过来邀请陈汉升吃饭,医护人员才想起这是大名鼎鼎的建邺“果壳陈”。
应酬的时候推脱不过,陈汉升喝了两杯茅台,也许是最近精神太过紧绷的原因,回到高干楼他突然有些困意,倒在休息室里先眯一会。
昏昏沉沉之间,好像还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他走在一条绿荫苍翠的小路上,阳光灿烂而温暖,这里似乎是金基唐城的别墅区。
路上还有一个小姑娘,从个头看上去大概十一、二岁,梳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辫,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小裙子,一蹦一跳很活泼的样子,时不时还要调皮的追赶飞舞的小蝴蝶。
陈汉升觉得这丫头走路太慢了,他不想慢吞吞跟在后面,所以想催促一下。
不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陈汉升明明心里想的是“小姑娘让一让”,但是说出口的却变成了:“小心点,别摔着了。”
“卧槽!”
陈汉升心里一跳,为什么我会这样说?
“知道了~”
更奇怪的是,小姑娘还乖乖应了一声,声音又甜又脆,陈汉升依稀觉得有几分熟悉。
“咳······”
陈汉升咳嗽一声,想了想再次问道:“小丫头,你叫什么名字?”
不过从嘴里说出来又变了,就连语气都很宠溺:“想不想吃甜食啊,你妈不给你吃,一会我们偷偷出去吃!”
“我······我是病了吗?”
陈汉升忍不住想摸摸嘴唇,这时才察觉到自己胳膊上挂着一个东西,低头一瞧居然是书包。
重生大牌编剧
书包也是淡粉色的,拉链上还挂着个可爱的小熊玩具。
“这是谁的书包?”
游戏王限D特区
陈汉升皱着眉头问道。
收美記 飛虹上人
不出意外的,他说出来的话又变成了:“你们那学校整天喊着减负减负,书包怎么还这么重,我下次见到教育部的朋友,一定要提提意见。”
“为什么我总是心口不一呢!”
陈汉升无比的郁闷。
但是下一刻,走在前面的小姑娘转过头,歪着脑袋说道:“书包本来就这么重嘛,妹妹的也这么重啊,我们今晚去吃甜食吧,爸爸~”
失落江湖 朱雪锋
“你叫我什么?”
陈汉升大吃一惊,这时他才发现眼前这个小姑娘,居然和萧容鱼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。
一样的高马尾,一样的瓜子脸,一样的梨涡,就连声音都很像,难怪刚才会觉得耳熟。
魔帝嗜寵:奈何妖妃有點萌
使命的枷锁
“这是······这是我家小小鱼儿呀。”
陈汉升终于醒悟过来,然后眼泪控制不住的,“唰”的一下流下来了。
“爸爸你怎么哭了?”
小姑娘赶紧伸手帮忙擦眼泪,擦着擦着陈汉升突然感觉到有些头晕,耳边的环境似乎也在改变,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尖锐,越来越嘈杂,终于有人“哗”的一下推醒自己。
穿越之倾世繁华
“快起来!快起来!”
这是亲妈梁美娟的声音,她看到陈汉升满脸泪痕,明显愣了一下,但是此时来不及多问,梁太后只是匆匆丢下一句:“马上穿鞋,小鱼儿进产房了!”
梁太后说完就跑出去了,陈汉升默默的坐了5秒、10秒、20秒······30秒钟以后,他也猛的拉开门冲了出去。
“我家小小鱼儿要出生了,我家小小鱼儿要出生了,我家小小鱼儿要出生了······”
此时此刻的陈汉升,脑海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,还有梦里那个叫自己“爸爸”的小姑娘。
手术室门口已经汇聚了一大帮人,有走来走去的萧宏伟,有紧张抹眼泪的吕玉清,有闭上眼睛一直祷告的梁美娟······
陈汉升慢慢的走近手术室,他知道里面就是自己的大女儿,那个长大后也喜欢吃甜食的小小鱼儿。
“爸~”
陈汉升突然叫了一句。
“你爸在洗脸,马上就过来了。”
梁美娟睁开眼回道。
“爸。”
陈汉升好像没听见似的,又叫了一声。
大家这才看出来,原来陈汉升是对着萧宏伟叫的。
老萧开始也以为陈汉升是称呼陈兆军的,等到发现“爸爸”居然是叫自己的时候,他有一种没有做好准备的慌乱。
在金基唐城买“婚房”时,陈汉升没叫萧宏伟爸爸;
一起去乡下走亲戚的时候,陈汉升没叫萧宏伟爸爸;
小鱼儿确定怀孕了,陈汉升还是没叫萧宏伟爸爸;
可就在小小鱼儿即将出生的时候,陈汉升突然噙着眼泪叫“爸爸”了!
因为他终于能体会到,一个父亲对女儿的疼爱。
读者专属福利:关注vx[守护全世界最好的幼楚],里面可以领现金红包和点币,数量有限,先到先得!
“老萧。”
吕玉清赶紧提醒:“汉升叫你呢。”
木仙府種田紀事
“嗯······啊······”
洪荒长生问道
萧宏伟撇过头,嗓子里好像有东西堵住似的,嘟嘟囔囔的回道:“我听到了。”
······
(这章还不错,写起来好几次有些触动,今晚还一章尽量早点,顺便求个月票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