gkl76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 起點-第四百七十一章 澗童的末路熱推-9arfl

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
小說推薦地球最後一個修真者
胡卢堆此地绵延不绝一大片圆溜溜的丘陵,或许它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吧。
当叶聪带队赶到时,宋兴的人马已经将妖将涧童合围在三座丘陵之间的小小谷地中。
极品杀手
近千远征军将他里三层外三层的团团围住,最前面顶着的是修行者。每当涧童想盯着一个地方突破时,修行者们就会顶住他的正面,士兵们就会趁机向他的背后发动攻击。
如果在全盛时,涧童当然不惧区区几道神光。但他现在的情况无比凄惨,一只翅膀松垮垮的耷拉在身后,看来是折断了。身体上羽翼破碎,到处都是伤口汩汩流着血。
他的眼神血红,发出不明意义的嘶吼,此时完全是困兽之斗。一名胆大贪功的修行者偷偷摸到他的身后,拔剑给他来了一下狠的。
神級聖騎
涧童被一剑正中砍得脚步摇晃,但妖将并没有这么脆弱。他转过身回敬贪功的修行者一爪子。修行者用剑挡了一下,结果宝剑折断,连同半个身子差点被撕碎。
好在涧童也没有力气补刀,另一位修行者赶紧把重伤的同伴拖走。这头妖将眼看就不行了,现在死了可真是倒在黎明前。
“别急别急!”顶在一线指挥的宋兴,他站在半山坡上大吼大叫,“不要抢功!人人都有份,继续消耗他!”
涧童大口大口的喘气,因为妖力损耗过巨,他的伤口已经无法自愈。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行,就如那边的人类指挥官所言,他确实快不行了。
他抖动剩下的一扇翅膀想逃走,可惜所剩的力量已经无法让他飞上天空。再说就算飞起来又如何?
赢、输、死
在战场的天空上,一只漂亮的火鸟优哉游哉翙翙其羽,那当然是朱雀大人。前几次涧童飞起来想溜掉,每次都被朱雀用翅膀拍下来,最后一次直接被打断了一根翅膀。
涧童当然打不过朱雀,如果人类不想活捉他,恐怕他早就在战场上被乱刀分尸。
京城八十一号之回魂棺 雪梅良
其实这也正是北方军团的统帅,夜妖郁垒的安排。几周前,由槐朱策划指挥的代王台截击战役彻底崩盘,北方军团不仅没有对立足未稳的人类形成迎头痛击,反而损失了几千精锐力量。
人类伤亡不过几百人,这完全就是一场惨败。
郁垒大人是非常残酷的统帅,这种失败必须有人承担责任。背锅的最佳人选当然是槐朱,毕竟他是总指挥。但槐朱在战场上莫名其妙的失踪,那么背锅侠就成了在整场战役中一而再再而三擅自行动的涧童。
而且因为他胡乱指挥,北方军团损失数千精锐空中力量,仅这一条就能让他吃不了兜着走。
郁垒大人本打算烧死这只傻鸟,但其他妖将一齐求情,希望给涧童一个战士的光荣死法。这家伙人缘意外的不错。
所谓战士的死法,当然是死在战场上。涧童别无选择,只能带上极少的几个忠心耿耿的手下,对人类坚固的防线发动自杀冲锋。
手下很快悉数阵亡,涧童以为自己也会很快在灵气扩散炮的炮火下化作灰灰。但人类停下凶猛的炮火,反而开始和他缠斗。涧童一开始不理解,直到那边的人类指挥官用喇叭喊话,勒令他束手就擒。
原来是想活捉自己。听到这话之后,涧童羞愤欲狂,怒骂道:
“区区人类!小爬虫!垃圾!也敢做此等痴心妄想!吾乃枭妖涧童,天空的霸主!哪怕粉身碎骨,也要将你们统统轰!杀!成!渣!口!牙!”
他那浴血死战单挑整个人类军团的英姿,嚣张霸气的狂言,深刻体现了一位有教养的妖族在面对人类劝降时的应有愤怒。
爹爹,娘親要開溜 胡不歸
但实际上,涧童心里完全不是这么想。
他在想:哇,原来人类不想杀我,太好了么么哒!
墨眉無塵
生命恐惧死亡,无论人类还是妖族皆是如此,这是自然规律。某些个体因为极为高尚的情操,可以慷慨赴死。但涧童明显不属于这一类。实际上,他挺爱喝酒。
如果不是因为妖将的面子的问题,涧童差不多早该投降了。但是向人类投降毕竟太丢脸了,从没有妖将这么做过。
而且他这个死在战场上的机会,是其他妖将们苦苦求情而来,自己就这么贪生怕死的投降,等于在打所有妖将朋友的脸。
求生之路繪時光HC 邪神的夏天
那么如果力竭昏迷被俘,则不失一个两全其美的好办法。既能保住性命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所以别看涧童打得舍生忘死,其实完全在演。后面这么多人类士兵伤而不死,这是他在留手。否则以后容易被报复。
涧童,讲究人啊!
可惜人类对他的想法全然不知。许多士兵和修行者看着涧童浴血奋战的孤独身影,心中想到的却是不肯过江东的西楚霸王项羽。
这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,一位真正的英雄,这与立场无关。包括宋兴在内,大家默默的在心中点头。
楚國公主的情人gl
叶聪率领的增援于此时赶到,但实际上他们的到来完全是多余。宋兴招叶聪率部增援,主要是担心北方军团会不顾一切的救援陷入重围的涧童。众所周知,妖将是妖族的绝对战力,不会轻易放弃。所以让叶聪再带一些人过来比较保险。
没想到不知为何,妖族那边对涧童的生死不管不顾。在他被包围之后,甚至连地面上佯攻的树精全都撤了。天知道在搞什么鬼。
所以叶聪率领11营急行军匆匆忙忙的赶过来完全是浪费表情。不过俗话怎么说,来都来了……
6营那边的远征军给包围圈让了点口子,让11营的兄弟们挤进来凑个数。如果11营一枪未放,日后算生擒妖将的战功时肯定算不上,所以多少过两招意思一下。
大唐李泰
涧童看到又一只生力军加入,悲凉的仰天长笑,连连称好。
“好!好!好!本座正愁今天杀得不痛快,又来了一批送死!好!谁敢出来一战!”
话说的豪横,其实任何人都能看出涧童是强弩之末。他连声怒吼,血沫从口鼻溢出。
但一时半会还真没有人站出来应战,谁都知道,困兽的决死反扑最危险。涧童在倒下前,一定会带走一人。大家都不想在这种时候冒险。
“不要理他,继续远程消耗。”宋兴冷酷的下命令。他不想手下白白送死,所以这个恶人他做。
梁祝之尋馬緣
“我来与你一战!”
叶聪拔剑站出来,他的脸上散发着奇异的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