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erh7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前方高能討論-第九百七十八章 地獄展示-y34vq

前方高能
小說推薦前方高能
老道士前一刻还震惊于宋青小所斩出的那一剑的威力之中,下一刻就听到身侧人的低呼声,不由心中一凛,忙不迭的转身扒住船舷往外看去。
远处的小舟已经消失,灯光熄灭。
可就着江上朦胧的光晕,他依旧清晰的可以看到自船底冲刷而下的水流泛着红光,像是被那先前出现的女鬼身上的红裙所染上了色。
“莫非是什么阴气?”
宋长青也叭在了船边看了一眼,问了一声。
老道士神色凝重,神色凝重:
“不对,像是血气。”
这些被染红的江水色泽并不混匀,像是不时有血液混入其中所造成。
“你们有闻到血腥味儿吗?”
老道士的目光落到了宋青小身侧的那具尸体之上,脸上露出几分担忧的神情。
凭着修道之人的直觉,他感到那具尸体有些不对劲儿。
最强催眠师 谛天
沈太太一家四口中招之后化为煞尸,尸中的毒性大得吓人。
她一口咬在了那男人脸上,尸毒攻心,刹时就能令那人毙命。
在阴煞之气的作用下,足以封住他体内血液,不至于流这么长时间仍不停。
最重要的,一个人体内的血液,可没有办法将这流下的江水染成这样的红色。
想到这里,老道士提醒道:
“青小,你旁边那具——”
话没说完,就听吴宝山等人说道:
“没有闻到什么血——”
“爹。”
吴宝山正在说话,被吴婶抱在怀中的小孩便唤了他一声。
孩子奶声奶气在这乱糟糟的情景下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,唯有抱住了孙子的吴婶以为小孩担忧,伸手拍了拍他背,甚至想要捂住他的眼睛:
“小宝乖啊,别害怕,阿嬷在这呢。”
“阿嬷,动了,他动了——”
小孩眼睛一被捂住,便扭动了两下身子。
他的这话被其他人听到,原本闹哄哄的众人顿时静住了声。
“什么动了?”
正观察着江水的宋长青转过了头来,众人顺着小孩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船舷的对面,那半挂在船舷外的男人尸体摆在那里。
他的双腿分开瘫在船内,随着船身的晃荡,水波冲击着他的腿。
一秒——
穿越之霸气女捕快 单仁青
两秒——
“呼——”
两息功夫过去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。
众人正各自松了口气间,下一瞬,就见到那已经死去的男人像是蹬了一下腿。
“吓!”
赶车的老头儿眼皮一跳,还以为自己的眼睛被用力扒拉过出现了严重的幻觉,正想揉眼睛间,却见那男人的身体两侧不知何时出现了两只手掌,抓住了船舷。
‘喀喀喀’的骨节跳响声中,他两只胳膊以一种诡异的姿势曲了起来。
紧接着是一连串的骨头暴响声,这男人的双足后跟落地,肚腹用力一顶——
身体便以逆向的四肢着地的方向撑了起来,‘咔咔咔’的骨头关节声响中,他被啃得稀烂的脸也随之抬起。
“……”
不知是不是见识过了先前沈太太一家四口尸变的一幕,此时船上的其他人见到男人起尸的情景,竟然也没有再像先前一样万分吃惊的发出尖叫声。
‘哧——哧——’
已经起尸的男人脸上出现坑坑洼洼的咬痕,五官已经被撕裂,凝固的血液糊在他血肉模糊的脸颊之上,看上去格外惊悚吓人。
一会儿的功夫,他的手臂、脸上钻出一层层密实的黑毛,使得他整个脸看上去像是一个腐烂之后长毛的烂桃子。
吴婶等人默不作声,强忍内心的恐惧,疯狂的往中间挤。
老道士下意识的伸手去摸自己的腰侧,想要捏把符纸在手里。
尸体一站起身来,便像是受到了生人味道的吸引,以这种诡异的方式往众人的方向爬近。
大家一言不发,坐在最外围的人像是瞬间感应到了‘团结就是力量’的这句话的真谛——
坐在中间的那群人此时份外齐心,抱成一团,形成钢铁般的团队,令外头的人使出浑身解数也挤不进去。
“孩子给我。”
那最初牛车上泼辣凶悍的女人早早坐到了人群中心,此时看到坐在外面抱着孩子的吴婶,动了恻隐之心。
吴婶泪流满面,一听这话,举起吴厚山往她递了过去。
宋青小站在原地,仿佛没有注意到这船上发生的事。
“道长,为什么宋姑娘她——”人群之中憋得面红耳赤的一个男人轻声开口,声音还不敢放大了,既怕引起了那煞尸注意,又怕惹来宋青小不喜。
老道士没有说话,但身体却已经开始蓄力。
修炼之人耳聪目明,仔细想来,从离开云虎山后,宋青小就数次表现出非凡的感应力。
她可以很早就听到动静,船上这样大的地方,根本离不开她的神识。
男子起尸如此大的事,不可能她没有察觉。
之所以她没有动的原因,除了是因为她对这煞尸并不放在眼里之外,老道士猜测可能还有更大的目标在吸引她的注意力。
——那艘载着红衣女鬼的小舟如今还下落不明。
她那一剑看似威力强大,可从江水的异变看来,女鬼并没有被伤到根本。
至少男子的起尸证明了那女鬼的力量非同一般,可能还要搞一件大事。
灌篮高手之奇迹时代 灵锋
“长青,我们解决这具煞尸。”
老道士嘴唇动了动,传音给自己的大徒弟。
他不愿坐以待毙,也不愿在这个时候惊扰宋青小,令她分心。
宋长青还没说话,那问话的男人眼见煞尸越爬越近,心中恐惧,不由又唤了一声:
“道长——”
话音未落,紧接着众人便听到‘砰’的一声重响。
船身剧烈一震,像是撞到了江底的暗礁。
大家搂抱成团的身形一歪,就连老道士也偏离了一身体。
就在这个时候,船底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,这个东西擦挂着船体,迅速往船舷的方向爬近。
‘悉悉索索’的声响中,那东西动作快得惊人。
须臾之间,众人便只听‘铛、铛’两声重响,船舷的一侧像是有水珠喷溅开来。
一干人本能转头,就只见到一具不知沉浸在水底多少年的腐尸正匍匐在船头的一侧。
那坐在离船头最近的人一转头与这样一具腐尸对上,一股难以形容的恶臭扑面而来。
惊恐、窒息、骇怕以及绝望等情绪瞬间齐涌上心头,令他当场心跳都险些停止,骇得魂飞魄散之间,嘴里只来得及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:
“啊!!!”
这一声惊叫打破了江上的沉静,也令得老道士握着符纸,面露惊急之色。
他与宋长青只有两人,而师徒两人却并没有同时压制两具煞尸的本事。
最重要的是,他已经听到江底还有什么东西正在迅速上浮,江流被穿行之间发出‘汩汩’的气泡响声。
‘砰砰砰’的撞击声不绝于耳,黑船轻震,并在这些力量的抓扯下如同浮标,一点一沉。
船底拍打着江流,发出‘哗哗’声。
‘悉索’的声音更加密集,抓扯着船底爬行的东西更快更急。
“宋姑娘——”
“仙子救命!”
到了这个时候,大家可顾不得不敢再惊扰宋青小的事,都接二连三的惊叫出声。
船头的煞尸在出现的刹那,一听男子叫喊,便向他伸臂抓来。
它手臂已经被泡发腐烂,有些地方像是遭到了鱼的啃食,露出已经泛黑的骨头,夹杂着腐肉的残余组织。
黑长的指甲至少有五六寸长,泛着阴寒之气,若是一旦被抓实,恐怕登时便能被抓得肠穿肚裂。
还有已经倒爬过来的那具煞僵,在爬行的过程中,钻出大量黑毛,显然也并不好惹。
老道士手中抓了一把符纸,此时身体紧绷到了极致。
船底、四周不停的传来‘砰砰’的撞击声以及尸体爬行时指甲抓扯之间发出的‘喀喀’的响声,干扰着众人的意志。
老道士的额头很快见了汗,他终于顶不住内心的压力,将手中所有的符纸都撒了出去。
‘轰——’
符纸化为雷光电火,击打向船头的煞尸。
可是在落到它的头上的时候,那雷电仅划破它的躯体,留下一道灼烧之后的印痕。
大量的阴煞之气冲击而起,将这一股道门的力量吞噬。
与此同时,那煞尸在嘶吼之间,伸出手臂往离他最近的男人重重一捞——
长甲带起数道残影,黑色的煞气化为拉长。
众人放声尖叫,男人极力往中间躲闪,在看到老道士的符纸失效的刹那,眼中的希望化为绝望之意。
得不到宋青小的回应之后,他闭眼等死。
但预想之中被煞尸抓破腹脏的剧痛并没有发生,反倒是一道‘嗖’的轻响声中,一股恶臭感传来,数点冰凉浓稠的黏液喷溅到了他的脸上,熏得他差点儿背过了气。
偷心遊戲:定制豪門寵妻
“师傅!”
宋长青惊喜交加的欢呼声里,男人颤颤巍巍睁开了眼睛。
只见那原本浮在众人身侧的七颗星辰此时放出了荧荧星光,光芒连成一个巨大的光晕圈,将众人包围在内。
那抓挠而来的煞尸手臂被斩落,断口处涌出腐朽的淡绿色黏液。
失去了一只手臂的支撑,它半匍匐在船舷之上,那张已经腐朽的脸上露出人性化的畏惧。
但下一瞬,异变陡生!
远处的大江之上,突然透出一点红光,穿透了黑雾的封锁。
这红光一现,那原本已经畏缩的煞尸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,身体蠕动着往船舱内爬,不顾一切的往光圈爬近。
但在接近星辰大阵的刹那,星光发动,化为杀机,将它探过来的脑袋绞碎。
腐烂的血肉横飞,腥臭四溢!
那具水底爬上来的煞僵顷刻之间被斩落,没能踏进星辰大阵半步之内。
同一时刻,船底以及四周爬行的尸体速度加快,只见船舷的周围接二连三的浮现出了许多枯骨。
这一幕对于船上的人来说,简直如同恶梦般的情景。
远处的红光开始扩大,红芒照耀之下,好似打开了地狱之门。
无数沉睡在水底下的尸体开始上潜,并发出拨动水流时的‘哗哗’响声。
数不清的尸体好像鱼群嗅到了鱼饵的味道般靠了过来,拍打着船底,顺着船身往上攀爬。
这些已经死去多年的人仍不得安生,带着满腔的怨气爬向生人。
红光映照之下,它们脸上的每一处腐烂的肌肤都被众人看得分明。
烂泥一般的脸,已经露出骨头的躯体,上面还带着深埋于江底深处时所缠绕的水底藻类、淤泥,以及恶臭,在看到的那一刻,便晕给人以极大的视觉、心理的冲击。
但这些出现的煞尸,不知为何都有致一同的避开了宋青小所在的方向,爬往老道士等人。
“地狱之门被打开了——”
朦胧的红光之中,众人满目皆像是血光映染的世界。
尸体爬行之间,恶臭、阴湿感盈满了整艘黑色的小船。
船身承载了许多腐尸的爬行,急速开始下沉。
“我不想死——”
过把瘾就死
“哇哇——”
无论是男女老幼,此时都发出绝望而又恐惧的喊声。
哪怕是见惯了大场面的老道士也变了脸色,但刻烙在他骨子之中的正义感,却使得他压过了恐惧之心,挺身而出,挤坐在了所有人的前侧。
眼前的这一幕远比沈太太一家四口尸变还要恐怖一百倍,尸体在船内爬行时,尸身与船舱甲板摩擦的声音都显得惊悚万分。
只是在它们爬至星辰大阵的地方时,在众人的尖叫声中,星辰大阵被触及——
顿时星光大作,七颗七星之中散发出交织的光晕,化为无上杀机。
‘嗖嗖嗖’的切割声下,光晕交接,所向披靡,这些第一批爬行过来的煞尸眨眼功夫便被斩杀殆尽。
腐肉与墨黑的汁液乱喷,中间夹杂着那刚死不久便起尸的男人的残肢断臂。
“它们不能进来!”
老道士本来抱有大义凛然的,牺牲自己的决心,如此多的煞尸,他压根儿没有想过会被星辰大阵全数挡住。
但他在亲眼看到第一批煞尸都瞬间被斩杀的时候,他沉寂到谷底的心却又开始微微跳动,到后来‘砰砰砰’的激烈撞击着胸腔。
劫后余生的狂喜、对星辰大阵抱有的敬畏,以及对于大家生命安全暂时得以保障之后的庆幸化为巨大的惊喜,令他大喊出声:
“大家冷静,别害怕,它们进不来的!”
“只要不出圈子,这些煞尸就进不来的。”
他一连喊了两声,宣泄心中的喜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