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hmmj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第九特區討論-第一六四四章 天價股權推薦-z9oxc

第九特區
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
“你想要个什么价格?”秦禹翘着二郎腿,插着手,话语非常平淡地问道。
宋英俊扭头看向金泰洙:“你觉得盐岛值多少钱?”
“那要看你手里有多少筹码了。”金泰洙轻声回道。
“我有百分之七。”宋英俊回得很干脆,一点也不磨叽。
金泰洙愣了一下:“你在拿我当傻子吗?你手里至少有百分之十以上。”
“呵呵,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”宋英俊冷笑着回道:“我以前手里确实有百分之十三的股份,但我已经卖了一部分。五区要集中股权,把股份收回去,我们这些人不快点跑掉,那以后也很难套现啊,所以我先出手了一部分。”
总裁禽不自禁 明月儿
“你卖给谁了?”金泰洙问。
“浦系的人啊,卖了百分之六。”宋英俊轻笑着回道:“他给了我六个亿。”
“呵呵,”金泰洙听到这话撇了撇嘴:“想抬价也不是这么抬的啊。你说浦瞎子在偷偷收购盐岛股份,这我信,但你要说他能给你六个亿,我觉得你在说梦话。”
“你爱信不信。”宋英俊似乎懒得争辩:“你们要拿我手里股份,至少给我十个亿。只要钱到账了,我马上让控股公司跟你们签转让协议。”
秦禹拧着眉毛,看着这个谈事儿风格有些怪异的宋英俊问道:“你也算是五区的高级别领导人员了,这么轻易的就答应卖股份,你让我很意外啊。”
“呵呵,你在跟我谈信仰吗?”宋英俊表情鄙夷的一笑:“对不起,我是个无信仰主义者。”
秦禹沉默。
“如果你能接受这个价格,我就可以出售股份;如果你接受不了,也可以下令枪毙我。”宋英俊看着秦禹说道:“我死过很多回了,已经不在乎了。”
“假设浦瞎子真的给了你六个亿,那每百分之一的股份价格,也就是一个亿啊,你凭什么管我要十个亿呢?”秦禹问。
“因为股份升值了啊。”宋英俊缓缓坐起身,盯着秦禹说道:“现在连你都入局了,那更说明我手里的这点东西,是价值不菲的。”
秦禹思考半晌,缓缓起身吩咐道:“给他安排个好一点的独立病房。你开的价格,让我考虑一下。”
“没问题。”宋英俊爽快地答应了下来。
……
学院:火系公主 无琪
十分钟后。
秦禹乘坐汽车和老金一块向师部返回。
“这个宋英俊答应的这么痛快,会不会有鬼啊?”秦禹有些担忧地问道。
“不一定会有鬼。”金泰洙思考一下说道:“很多人的信仰,其实早就在复杂的政治斗争当中崩塌了,比如我。”
秦禹怔了一下。
“我年轻的时候,也曾宣过誓,也曾为理想和民族奋斗过。”金泰洙自嘲地说道:“可如今,我不一样在跟民族和曾经并肩作战过的人进行斗争吗?五区也是多民族融合的地区,韩系,日系,印系的势力错综复杂,大家都在争抢。政客要满足自己权力上的私欲,商人也依附关系,趴在大区的脊梁上抽髓吸血,很多人,早都不知道自己是在为谁而战了。人越成熟,就越自私……宋英俊或许已经看开了,他觉得自己很难护住盐岛的股份,那五区上层给不出他理想的价格,他肯定要换个后半辈子的安稳啊。”
代嫁:狂妃嫁到
秦禹沉默。
“其实,要从政治角度上来看,我挺羡慕你们三大区的。”金泰洙再次补充了一句。
“为什么?”
“你们很奇怪,非常喜欢内斗,但又有着很强悍的民族凝聚力。”金泰洙看着秦禹,脸色认真地说道:“如果顾泰安登顶的事情发生在五区,那绝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结束内战,其他派系更不可能,这么快就接受了顾系掌权的事实。”
洪荒开局进入无限轮回
“这是民族属性问题,对于八区的一些势力而言,顾系只是一个敌对派系,而非不同族类的外敌。内斗只是决定权利该给谁,而非民族上的对抗。”秦禹一针见血地评价道:“八区的民众和一些派系,之所以乐意接受顾系,那是因为他本身就是自己人。”
荒唐 妹
“我活着的时候,或许看不到五区有这样的一天了。”金泰洙感叹了一声:“或许几百年之后,五区才能完成这样的融合,彼此看彼此,都是自己人。”
秦禹沉默半晌,摆手说道:“谈的有点远了,还是说说眼前吧。你判断宋英俊不是在玩套路吗?”
“我个人判断不是,他很早之前,就很重利。”金泰洙如实应道。
“那你觉得,我拿他人身安全问题压价,有可能吗?”秦禹问。
“可以压一点,但不会太多。”金泰洙看着秦禹说道:“如果我是宋英俊,那你不给个理想的价格,我是肯定不会放股份的。”
“那我让你死呢?”秦禹再次追问。
“百分之七的股份不少了,关键时刻可以决定胜负。”金泰洙想了一下说道:“我觉得你不敢轻易弄死我,不然股份拿不到,就意味着这百分之七彻底外流了。而且,这种谈判比的就是个心理博弈,如果我答应降价,那你肯定还想更便宜,甚至是不想花钱就拿。这是我手里最后一张牌,成了,我后半辈子当个富贵闲散人;不成,那我宁死也不交股份,把这笔财富留给自己的家人。”
二人一问一答,已经大概推演出宋英俊的心理想法了。
“是的,百分之七的股份,就开出了十个亿的价码,这确实远超我的预期了。”秦禹叹息一声说道:“目前以我的个人经济实力,确实很难撬动这个地方。”
“如果你让顾系掏钱办这个事儿,那股份就等于是他们自己花钱买的,后续盐岛真的拿到了,未来利益怎么分配呢?”金泰洙问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。
重生之破晓
秦禹沉默:“让我想想办法吧。”
……
深夜。
秦禹因为盐岛的事儿彻夜难眠,纠结了好久后,还是给可可打了个电话,因为后者在商业运作方面,比他强太多了。
可可听完秦禹的叙述后,打了个哈欠回道:“你怎么死脑筋啊?”
“神马意思?”秦禹有点懵。
“股权这东西,只是决定盐岛的归属权而已,你不见得非得要掏钱买啊!只要宋英俊答应,暂时把自己的股权,交由你行使权力,那你集中过半股份,就可以左右盐岛走向了啊。”可可话语平淡:“既然宋英俊认钱,那就更好谈了。你跟他谈,以每年一千万的价格,租他的股权,等盐岛的事情真落地了,你有钱了,再买也不迟啊。”
秦禹听到这话,瞬间打了鸡血:“你是真踏马聪明!”
外面的房间,察猛刚刚办完事儿回来,顺嘴冲小丧问了一句:“师长干啥呢,你晚上伺候他了吗?”
“他不用我伺候。”丧少玩着手机回道:“他跟总局女神打电话语嗳呢。”
限制 言情
察猛闻声勃然大怒,一巴掌呼过去:“就踏马你怪词多。”